2019香港全年特码资料
當前位置:首頁 >資訊 > 草原文化 > 詳情

第一支烏蘭牧騎的誕生

發布于:2016-09-05  點擊率:7157  來源:蒙古族文化藝術網  字體大小:  

       九五七年,是新中國在完成農業合作化和對于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之后,開始社會主義建設的第一個年頭。由于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對我國的經濟建設確定了正確的方針和政策,一個大規模的社會主義經濟建設高潮正在到來。內蒙古自治區同全國一樣,已面臨著經濟建設的高潮即將到來,各族人民都為這一經濟振興而歡欣鼓舞。在當時的內蒙古地區經濟還比較薄弱,尤其是牧區和半農半牧區,由于地域遼闊、人口分散、交通不便等原因,不但經濟落后,而且在文化生活方面也顯得貧乏。而世世代代勞動、生活在這些地區的蒙古族和其他各族人民正在期待著富裕、繁榮、文明的日子能夠在他們的家鄉早日實現。
        對于牧區和半農半牧區人民的這種心愿,黨和政府十分關心。中央和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曾多次發出指示,要求各地大力發展少數民族地區特別是邊遠牧區的經濟和文化。為此,自治區各級人民政府在一九五七年之前,已在全區牧區和半農半牧區的各旗縣普遍建立了以活躍群眾文化生活為主要任務的文化館和文化站。但是,由于機構性質與隊伍結構所限,這些“館”或“站”難于深入到廣大邊遠的牧區和半農半牧區。面對這種情況,自治區文化局花費了不少心血尋求解決的辦法,并于一九五七年初指示各地文化部門研究、探討這一問題。
         一九五七年五月初,內蒙古自治區黨委第一書記、自治區主席烏蘭夫同志在總結自治區十年來的工作的時候,指出

“在經濟、文化建設工作中,曾經發生和仍然存在著的主要問題是:缺乏周密的、系統的調查研究,有些工作不能很好 地根據民族的和地區的特點來貫徹執行黨和國家的總的方針、政策,有時往往發生搬用別的地區的工作經驗的偏向”。(摘自《十年來 向農民藝人學習 的內蒙古》一文)烏蘭夫同志的這一指示使文化主管部門的同志們深受教育和啟發。自治區文化局根據烏蘭夫同志的指示精神,認真分析了自治區文化工作特別是牧區文化工作中存在著長期聽不到廣播,看不到電影、演出、展覽、圖書的實際情況,作出了關于在牧區進行文化工作試點的決定。經指派由內蒙古群眾藝術館館長于純齋、文化局慶來、伊德新等組成工作組赴錫林郭勒盟蘇尼特右旗、正藍旗、正鑲白旗以及烏蘭察布盟達茂旗等幾個點進行了比較全面的調查了解。經過這次調查研究,工作組的同志們一致認為:鑒于牧區、半農半牧區地廣人稀、交通不便和居民點極其分散的種種特點,要使農牧民群眾的文化生活豐富起來,就必須建立一種裝備輕便、組織精悍、人員一專多能、便于流動的小型綜合文化工作隊。只有這樣,才能把社會主義的文化藝術直接地、經常地送到廣大農牧民居住和生產的牧場。基于這一構想,便將逐步形成和組建的牧區紅色文化工作隊,命名為“烏蘭牧騎”。


        為什么叫“烏蘭牧騎”? 這一名稱的來歷是這樣的:
        參加試點調查工作組的同志們認為,文藝工作正如毛澤東同志《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所說的那樣:“是整個無產階級革命事業的一部分”。如果把整個革命事業比作是一株“大樹”的話,那么文化藝術事業就是一個枝葉。
一支小小的牧區文化工作隊,就只能是枝葉上的一個小嫩芽了。在蒙古語中,“牧騎”一詞是“嫩芽”的意思。取此寓意,參加試點調查工作組的同志們把這“牧騎”一詞引伸為文化工作隊。在這一詞上又冠以“烏蘭”二字。“烏蘭”一詞在蒙語中為“紅色”的意思,象征著光明與革命。這樣“烏蘭牧騎”這一名詞就被賦予了一種新的內容,成為今天各民族人民群眾都非常熟悉的“紅色文化工作隊”。在社會主義的新中國,“紅色文化工作隊”也就意味著烏蘭牧騎所擔負的任務是極其光榮和艱巨的,它激勵著隊員們的辛勤工作和奮斗精神。   
   烏蘭牧騎深入偏遠的山區        
       周恩來總理生前十分喜愛和支持烏蘭牧騎的事業,曾先后十二次接見烏蘭牧騎隊員。對于烏蘭牧騎的名稱,他于一九六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晚在中南海紫光閣設便宴招待全國巡回演出歸來的三個隊的烏蘭牧騎隊員時,從“牧騎”的漢語意義上向隊員們作了新的解釋和說明,使烏蘭牧騎這一名稱更加名副其實,寓意深遠。周恩來總理對隊員們說,“牧騎么,我建議要騎馬,成個名副其實的‘牧騎 ’。騎上馬,帶上帳蓬,也挺好。不要進了城市,忘了鄉村。要不忘過去,不忘農村,不忘你們的牧場。”從此,烏蘭牧騎便成了草原各族人民喜愛的文化輕騎兵,馳騁在遼闊、美麗和逐步富裕、繁榮起來的內蒙古千里草原上。
        內蒙古自治區文化局根據關于烏蘭牧騎的最初構想,并經過充分地調研后,于一九五七年五月二十七日正式制定了一個“烏蘭牧騎試點計劃”,擬定了一個《烏蘭牧騎工作條例(草案)》。 而在這個《烏蘭牧騎工作條例(草案)》中,對于烏蘭牧騎的性質和任務,均作了明確的規定:
        烏蘭牧騎是政府為開展牧區的民族的群眾文化工作,活躍民族的群眾文化生活而設立的綜合性的基層文化事業機構。它以機動靈活、富有民族風格的文化宣傳形式,向牧區廣大勞動人民群眾進行巡回服務與輔導活動,并繼承和發展
民族文化遺產,從而滿足牧民群眾的文化需要。烏蘭牧騎的基本任務是:配合牧區政治、經濟的發展,根據牧區的民族的特點,宣傳社會主義思想,宣傳黨和政府的政策、法令和時事;輔導群眾文化工作;普及科學知識;運用靈活多樣、生動活潑的民族民間傳統的文化藝術宣傳形式,如:好來寶、說書、歌舞、戲劇、幻燈、圖片、報刊、圖書等,為牧民群眾進行演出或服務;搜集 
     烏蘭牧騎深入基層          
、整理民族民間文化藝術遺產,等等。
        從一九五七年五月二十八日至六月十七日,烏蘭牧騎試點工作首先在群眾文化工作比較活躍的昭烏達盟翁牛特旗和錫林郭勒盟蘇尼特右旗進行。自治區文化局抽調了于純齋、達瓦敖斯爾、劉英男、圖布新、張敏、慶來,吳魁等七名同志組成試點工作組,參加和指導了蘇尼特右旗的試點工作。蘇尼特右旗旗長朝克巴達拉胡和旗委宜傳部長明干二同志也參加了試點工作組的領導工作。
        昭烏達盟翁牛特旗的烏蘭牧騎試點工作,從五月二十八日開始至六月十五日結束。從時間上看,是全區第一個試點隊。但是,該旗人民委員會在試點工作之后的六月二十五日才正式批準建隊。而蘇尼特右旗的烏蘭牧騎則是從六月十七日以試點的形式正式開始工作的,并且作為自治區文化局的試點隊,直接受自治區的領導。所以,蘇尼特右旗的烏蘭牧騎被正式確認為全區第一支烏蘭牧騎隊。
        蘇尼特右旗的烏蘭牧騎試點隊經過精心挑選,從旗屬各單位抽調了十二位有專業特長的同志們為第一批隊員,他們是:烏力吉陶克套(原文化館長,出任隊長)、伊蘭(女、團委干部)、烏云畢力格(文教科干部)、阿拉塔圖(文化館干部)、烏尼格日勒(女、文教科干部)、額爾和木圖(小學教師)、斯琴道爾吉(牧民)、額爾登達來(牧民)、娜
仁托雅(女民歌手)、荷花(女、商業局干部),車夫二人。 這就是第一支烏蘭牧騎的基本隊伍。
       烏蘭牧騎在牧區為牧民服務     
        根據實際需要,經過多方籌集,第一支烏蘭牧騎的建隊裝備情況還算是可以的:膠輪車兩輛(其中一輛是專門為試點工作組使用的),馬六匹(其中三匹是專門為試點工作組配備的),幕布兩塊,煤氣燈三盞,樂器五件(其中三弦、四胡、馬頭琴、笛子、手風琴各一把)服裝四套,播音設備一套,留聲機一臺,收音機一臺,帳蓬兩頂。
        第一支烏蘭牧騎的隊員們在試點工作組的協助下,經過一個時期的緊張排練,準備了為牧民演出的第一批節目,主要有小劇《兩朵紅花》、《為了孩子》,器樂合奏《阿蘇如》、《八音》,好來寶《黨的關懷》、《宏偉的計劃》、《幸福路》,舞蹈《擠奶姑娘》,以及蒙語相聲、民歌等,而且隊員們還初步學習和掌握了化妝技術。
        在此期間,自治區文化局副局長布赫同志曾親自到蘇尼特右旗了解烏蘭牧騎的試點工作進展情況,希望大家把試點工作認真搞好。
        一九五七年六月十七日,在蘇尼特右旗文化館內,試點工作領導小組為烏蘭牧騎的正式誕生舉行了一個簡樸而莊重的建隊典禮:門前掛出了隊旗,墻上張貼了標語。在排練室的紫色幕布上懸掛著用蒙漢兩種文字書寫的《蘇尼特右旗烏蘭牧騎試點匯報演出》醒目會標;幕布正上方凌空飛騰的金色駿馬圖案使不大的會場顯得既莊嚴、美觀,又富有濃郁的民族特色。試點工作組和旗里的領導同志觀看了烏蘭牧騎的首場演出,并詢問了圖片展覽、畫報、圖書等項服務工作的準備情 況。旗委宣傳部長明干同志在會上講了話。他熱情地贊揚了烏蘭牧騎這一新生事物的誕生,并予祝試點工作取得成功。
 六月十八日,第一支烏蘭牧騎踏上了光榮的征途,揭開了為牧民群眾服務,為民族文化藝術工作獻身的嶄新一頁。
       烏蘭牧騎在牧區進行宣傳      
事業的開創總是伴隨著艱難和困苦的。烏蘭牧騎的事業也是從極其艱苦的條件下開始的。  一九五七年的夏天,雨缺天旱。一陣陣熱風使本來應該顯綠的蘇尼特草原變得一片焦黃。在草原上跋涉,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巡回演出途中,隊員們常常吃不上飯,喝不上水。有時,隊員們不得不圍著一個臭水泡子解渴。生活雖然艱苦,但隊員們的情緒卻十分高漲,他們走到哪里,就給那里帶去歌聲和歡樂。一種崇高的事業感,鼓舞著每一個同志去忘我的工作和奮斗。
        烏蘭牧騎的多能、多用特點,從一開始就充分地表現出來了。在各地的演出活動中,隊員們都是身兼數職。有的既是報幕員又是歌手,有的既是舞蹈演員又是器樂演奏員。在演出前后,他們還要分別充當圖片展覽講解員、售書員、業余文藝輔導員、民歌搜集員以及攝影員、播音員、理發員等等。
        烏蘭牧騎隊員們的足跡灑滿了蘇尼特草原。他們邊走邊演,把牧民喜愛而難得看到聽到的歌舞送到村屯浩特和一個個放牧點,把各種服務活動送到家門口和蒙古包里。為了認真體現黨和人民政府對千百年來貧窮落后的蒙古族同胞的精神關懷,隊員們不辭辛勞地常常為一、兩個正在放牧或臥病床榻的牧民進行專場演出,使牧民們感動的涕淚交流。有時,天陰下雨或風沙彌漫,隊員們照樣化妝登場,一絲不荀,認真演好每一個節目,努力搞好每一項服務。 
        烏蘭牧騎全心全意為牧民群眾送歌獻舞、熱情服務的事跡,很快傳遍了草原上的村村戶戶。每當烏蘭牧騎的大膠輪車和鮮紅的隊旗出現在遠方,牧民們便紛紛從蒙古包里跑出來,高興地互相招乎著:“瑪奈烏蘭牧騎依日勒!”(我們的烏蘭牧騎來啦!)孩子們更是樂得蹦蹦跳跳,慶賀著歡樂的到來。
   一次,一位名叫包特格日勒的蒙醫同志為了護送一位患病的隊員,艱難的跋涉兩天沙漠路程,硬是堅持護送到一個新的演出點才放心地離去。為了感謝烏蘭牧騎的熱情演出和關心隊員們的健康,牧民們總是端出家里最好的肉食、奶酒和各種奶食品招待隊員們。為了關照隊員們的旅途生活,牧民們還常常把各種奶食塞到隊員們的衣兜或挎包里,使隊員們十分感動,從而更加激發了他們全心全意為牧民群眾服務的熱情,堅定了隊員們做好一名烏蘭牧騎隊員的信心和決心。
        第一支烏蘭牧騎的試點演出和服務活動勝利地結束了。從六月十七日至八月十一日,歷時五十四天,行程三千余里,演出三十多場。每次演出都受到牧民群眾的熱烈歡迎。八月十一日,圓滿地完成了試點工作任務的烏蘭牧騎隊員們高高興興地回到旗府所在地溫都爾廟。在試點工作總結會議上,專程從呼和浩特趕來的自治區文化局社會文化處處長阿日鯀和項再宇同志熱情地肯定了試點工作的成績,會議通過了《蘇尼特右旗烏蘭牧騎試點工作總結》。會議一致認為烏蘭牧騎是適應牧區文化工作需要的一種新型的文化工作隊,是一種好形式,好辦法,試點是成功的!
        同年九月五日,自治區文化局召開了全區牧區文化工作會議,推廣了蘇尼特右旗烏蘭牧騎試點工作的經驗。接著,內蒙古自治區人民委員會又批發了《烏蘭牧騎工作條例》。從此,烏蘭牧騎這面鮮艷的旗幟在祖國北疆冉冉升起,內蒙古自治區的文化藝術工作又揭開了一頁新的篇章。

責任編輯:編輯部
網友評論
*已登錄用戶才有權評論新聞,您登錄了嗎?(評論不能超過200字)
驗證碼: 驗證碼  
  • 公司簡介 | 網站介紹 | 版權聲明 | 合作伙伴 |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友交流、 音樂合作、藝人合作、廣告合作:nmgttcy#163.com (發信時請將#修改為@)
  • 部分試聽音樂來自互聯網,本站尚未與版權所有者取得確認,如有侵犯版權請及時電郵nmgttcy#163.com并出示版權證明,我們將在24小時內刪除。
  •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號:蒙網文【2015】1382-001號|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號:蒙B2-20160023|ICP證號: 蒙ICP備09000259號-9
  • Copyright ©2006-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內蒙古天堂草原文化傳媒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2019香港全年特码资料 天顺娱乐时时彩 快三怎么推算和值大小单双 三公怎么玩纸牌 时时彩后三 稳赚 乐享彩票 雪缘园即时比分直播 为什么lg赛车一下大就输 手机报码开奖历史记录 双色球稳赚不赔的秘籍 黑龙江时时开奖结果